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导读 > 2020 > 01 >

“我是一只被感染的公羊”——《威尼斯商人》中的毒药、外来移民与政治有机体

作者:陶久胜

摘要:16、17世纪瘟疫频发,盖伦医学的疾病内因论为帕拉塞尔苏斯药学的疾病外因论所取代,入侵身体而诱发疾病的毒药被认为具有药理疗效。英格兰政府把外来移民想象为有医治功能的毒药,可有效维护英格兰政治有机体健康,以转移国民对国内矛盾的关注。《威尼斯商人》演绎"以毒攻毒"医学话语的政治内涵:夏洛克试图谋害安东尼奥隐喻当时犹太人对英格兰身体的病毒式入侵,面对威胁时国民接受王室贵族领导一致对外而形成民族共同体,显示外来移民对王国的医治疗效。安东尼奥捍卫外来移民特权与当时英格兰议院对该议题的辩论类似,不同人物对外来移民的排斥立场让人联想在英格兰广为流传的反外来移民控诉书,隐射早期现代英格兰的外来移民焦虑。 


关键字:毒药;身体;外来移民;政治有机体;《威尼斯商人》;


上一篇:财富、技艺与正义——从荷马《奥德赛》到阿里斯托芬《财神》
下一篇:《尤利西斯》的词源释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