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导读 > 2020 > 02 >

莎剧《皆大欢喜》的三重譬喻

作者:徐嘉

摘要:莎剧《皆大欢喜》中杰奎斯的"全世界是个舞台"独白举世闻名,但若忽略了这段独白的戏剧背景,则会将该剧过度解读为一出虚无主义的戏剧。本文从杰奎斯最重要的语言特征——"做譬喻"——入手,讨论了剧中的三重譬喻,即杰奎斯的譬喻及其误用、杰奎斯的身份寓意和罗瑟琳对"全世界是个舞台"的重新阐释。杰奎斯对明喻的强调体现出早期现代英国对传统修辞学的重新发现和高等教育发展对社会阶层的松动,而杰奎斯的滥用譬喻、模糊身份、疏离态度以及剧终各归其位、"皆大欢喜"的大结局质疑了早期现代英国社会的流动性,是莎氏对时代的譬喻。与杰奎斯的忧郁悲观不同,罗瑟琳赋予了"全世界是个舞台"全新的阐释,显示伊丽莎白时期一种新的知识话语正在形成。 


关键字: 《皆大欢喜》;杰奎斯;比喻(譬喻);“全世界是个舞台”;


上一篇:欧里庇得斯的狄奥尼索斯——《酒神的伴侣》对“酒神入侵希腊”事件的文学解释
下一篇:普罗米修斯的启蒙——歌德的《普罗米修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