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导读 > 2020 > 02 >

从性别话语权解读贺拉斯《颂诗集》诗四首

作者:李会芹

摘要:

古罗马爱情诗歌不乏聚焦女性人物的抒情写作,贺拉斯在其抒情诗歌中的角色常从冷眼旁观者到爱情参与者、从个人领域到公众领域、从政治叛逆者到军政的追捧者之间来回切换。女性如何在贺拉斯的诗歌中发声始终是一个隐性存在的主题,但他终究未允许女性有自主抉择的机会。本文将结合贺拉斯《颂诗集》中以"吕底娅"(Lydia)命名的四首诗歌,揭示贺拉斯抒情诗中的隐晦内涵,女性曾试图争夺话语权却终遭压制,而男性诗人始终是其诗歌中不可被取代话语权和主动权的人物。贺拉斯的《颂诗集》中屡屡致女性人物,本文认为诗人通过对诗歌中人物身份的掌控,以及以女性为文本的诗歌书写,揭示了无论公共领域或私人领域中均存有激烈的性别权力冲突,诗人会对抗并控制任何反对他的力量。 
古罗马爱情诗歌不乏聚焦女性人物的抒情写作,贺拉斯在其抒情诗歌中的角色常从冷眼旁观者到爱情参与者、从个人领域到公众领域、从政治叛逆者到军政的追捧者之间来回切换。女性如何在贺拉斯的诗歌中发声始终是一个隐性存在的主题,但他终究未允许女性有自主抉择的机会。本文将结合贺拉斯《颂诗集》中以"吕底娅"(Lydia)命名的四首诗歌,揭示贺拉斯抒情诗中的隐晦内涵,女性曾试图争夺话语权却终遭压制,而男性诗人始终是其诗歌中不可被取代话语权和主动权的人物。贺拉斯的《颂诗集》中屡屡致女性人物,本文认为诗人通过对诗歌中人物身份的掌控,以及以女性为文本的诗歌书写,揭示了无论公共领域或私人领域中均存有激烈的性别权力冲突,诗人会对抗并控制任何反对他的力量。 


关键字:贺拉斯;《颂诗集》;女性人物;话语权;权力冲突;


上一篇:乔伊斯《为芬尼根守灵》与苏格兰文学“二重性”的渊源
下一篇:建筑的意指——论“马斯科吉三部曲”中“白房子”之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