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导读 > 2020 > 03 >

维吉尔的金枝

作者:王承教

摘要:《埃涅阿斯纪》卷六中的金枝意象是西方古典研究的难题之一。单就当代的研究而言,布鲁克斯(Robert Brooks)和韦斯特(David West)二人的解释影响深远。韦斯特重申金枝与柏拉图的联系,以惟一的一条文献证据为基础,存在以偏概全之虞;布鲁克斯以文本细读为圭臬的解释在细节上与他自己所倡导的"文本本身的内在进程"原则不合,虚构或至少放大了某些特定情节,有求之过深、穿凿附会之误,遭韦斯特指责实属难免。本文认为,作为埃涅阿斯往返冥府的"通关文牒",金枝是肉身死亡的赦免证明,其作用是让埃涅阿斯这个大活人可以去往冥间并安全返回阳世。在确保肉体生命的意义上,金枝与《埃涅阿斯纪》卷六中安奇塞斯劝埃涅阿斯返回阳世的讲辞作用一致,是现世的肉体生命的保证和象征。 


关键字:维吉尔;《埃涅阿斯纪》;金枝;


上一篇:威廉斯的“可变音步”与爱因斯坦相对论
下一篇:作为政治立场的艺术自治——奥维德《哀歌集》第二部解读